必威体育平台-IT资讯网必威体育平台-IT资讯网

养鱼我容易吗?合同未谈拢,鱼塘两度被电热厂

洪屋涡大高沙与麻涌海心沙相连,是个名副其实的江中小岛。岛上以农业种植和养鱼业为主。据李先生说,他们最初转包大高沙的鱼塘时,岛上是一片荒芜,杂草丛生,连一条像样的水泥马路都没有。“所以那个时候岛上鱼塘和农田的租金都很便宜,每亩一年的租金也只有一两千元左右。”李先生说,后来随着东实集团在岛上投资建设麻涌热电厂项目,岛上的基础设施才有了明显的好转。让李先生没有想到的是,如今的纠纷也因热电厂而起。

两次查询

地块无办理相关征收手续

李先生说,去年8月22日,洪屋涡村委会给一手承包人王某平发了一份告知函,说是承租的土地已被征收,用于麻涌热电厂的扩建项目,要将王某平承租的39.1亩土地收回去。

“根据王某平与洪屋涡东南仿村小组签订的承包合同,遇到土地征收,的确要无条件收回,但必须要有合法的征收手续。”李先生说,但他们去东莞市国土资源局提交政府信息公开申请,查询的结果是“该地块无办理相关征收手续,申请公开的信息不存在”。

王某平与洪屋涡东南仿村小组签订的租赁合同显示,王某平从2011年开始在大高沙总共租了200亩土地用于农业种植和养殖,期限到2020年12月20日。合同中约定“在合同期内,如要将承包土地转让给第三者,必须经甲方同意及办理转让手续”。合同还约定“乙方在承包期内,如遇国家或集体征收使用该土地,乙方要无条件服从征收,征收前甲方需提前三个月通知乙方。征收时当年的青苗补偿款甲乙双方各占50%,地租款归甲方所有。”

李先生说,由于没有查询到征收手续,他们认为村委会提前收地的理由不存在,便没有理会,继续经营鱼塘。“热电厂扩建项目后来还是开工了,前期主要是平整土地之类,施工方把大量的土方堆积在临近项目工地的两个鱼塘边上。”李先生说,毕竟是在承包鱼塘的红线外,他也没有理会。“他施他的工,我养我的鱼,互不干扰。”

今年4月11日,洪梅镇洪屋涡村委会再度给王某平下发了一份通知函。这份通知函至今还贴在鱼塘边上的小棚子大门上。南都记者看到,该份告知函上的内容是“你在我村所承租的鱼塘地块,占地面积39 .1亩,属洪梅镇洪屋涡村集体土地,该地块已于2019年3月2日完成土地流转手续,其集体土地使用权已出让给东莞市新东欣环保投资有限公司,出让期限至2068年12月31日,用于建设东莞市海心沙绿色工业服务项目。根据项目建设计划,东莞市新东欣环保投资有限公司将于2019年4月15日在你所承租的地块上开展部分填土工程,请你配合相关工作实施。”该告知函上盖有洪梅镇洪屋涡村委会的公章。

李先生说,在村委会的第二份通知前,他们又前去东莞市自然资源局查询征收手续的问题,今年4月10日得到的书面回复是“经调查,该地块办理了农用地转用手续,未办理征收手续”。“还是没有征收手续,我们肯定不认同村委会提前收地的做法。”

协商赔偿

临近工地鱼塘遭强填

实际承租人李先生对村委会的第二份告知函也没有在意。没想到,4月15日晚上,临近热电厂扩建项目的一个鱼塘就被填了一大半。“我们平时都有人守在鱼塘边,那天正好下大雨,就回家了。”李先生说,等第二天白天来到鱼塘时就看到,临近工地的一个鱼塘的堤已被挖开,里面的鱼都流进了水渠,鱼塘被之前堆积在旁边的泥土填去了一半。“我们找村委会,村委会说不是他们填的,是施工方填的,我们再去找施工方,施工方说是村委会同意填的,双方互踢皮球。”

李先生说,之后就赔偿问题,他们与村委会进行过多次协商。“因为我们鱼塘里养的不是普通的四大家鱼,而是一种名为笋壳鱼的新品种。”据李先生说,这种鱼的鱼苗比较贵,而且生长周期也相对慢一些,喂食的食料都是鱼肉,成本比较高。“最初提出了4 .6万元一亩的赔偿,后来又降到了2万一亩。”李先生说,他们一再退让,但村委会均没有答应。

5月6日,李先生的另一个临近工地项目的鱼塘再一次遭到了填埋。5月14日上午,南都记者在麻涌热电厂扩建项目的工地上看到,工地热火朝天,泥土堆在李先生承租的鱼塘边上,几乎成包围状,其中临近工地的两个鱼塘已经被填了大半。李先生有些气愤地说,赔偿都还没谈好,鱼塘先后两度遭填埋,太欺负人了。

回应

洪屋涡村委会:

工期紧,其他鱼塘也会填埋

转租合同无效对方违法在先

5月14日上午,南都记者来到洪梅镇洪屋涡村委会了解相关情况。村委会的负责人坦承,当前的确还没有与承租方签订相关的赔偿协议。

热门标签

友情链接